黑皮诺(Pinot Noir)是一种众所周知难以种植的葡萄,但它在葡萄酒产区无处不在,从法国中部的祖籍地到澳大利亚多山的葡萄园,甚至是炎热的加州沙漠,黑皮诺都不适合生长。虽然这款浆果味红酒的畅销可能要归功于Sideways,但世界应该感谢西特会的僧侣和古代教皇。

在我们开始讨论错综复杂的天主教教规、对佳美的诅咒和大量的硫磺之前,让我们先来关注一下黑皮诺葡萄本身。黑皮诺是勃艮第无可争议的国王,自罗马时代以来,这些意大利征服者在欧洲蔓延,留下了葡萄藤,黑皮诺在法国就有了记载。与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或霞多丽(Chardonnay)不同,这种薄皮红酒并不是在任何年份、任何气候下都能酿造出令人畅饮的葡萄酒。相反,它容易生病和腐烂——这可能是由于太多或太少的水引起的。像大多数葡萄藤一样,黑皮诺需要大量的阳光,但它在高温下会枯萎,而其他红葡萄酒如西班牙超级名酒歌海娜(Grenache)和丹魄(Tempranillo)则需要高温才能成熟。虽然黑皮诺可以陈年几十年,但如果储存不当,几年内昂贵的葡萄酒就会变成醋。

那么为什么大惊小怪呢?大约在公元1000年,在罗马人放弃他们在法国的早期葡萄园很久之后,西多会修士会开始在现代城市第戎(Dijon)之外获得权威。除了贫穷和禁欲的誓言外,这些修道士还相信对艰苦劳动的奉献使他们更接近上帝,因此开始在早期勃艮第的岩石山坡上耕种。在数百个年份里,他们煞费苦心地保存着葡萄园的详细记录——准确地描述了葡萄藤是如何生长的,在哪里生长或枯萎的——以及酿造出来的葡萄酒的味道。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们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收获转发,同时发明了风土的概念。这些记录,以及葡萄酒反映其生长地点的观念,使风土成为一个重要的概念和卖点,从而永久地塑造了葡萄酒行业。

由于勃艮第并不在主要的贸易路线上,西多会的订单不像他们的邻居波尔多或卢瓦尔河谷那样销售大量的葡萄酒。与大肆宣传的香槟葡萄酒不同,僧侣们追求高品质葡萄酒是出于宗教信仰,而不是金钱利益。1395年,勃艮第的另一种红葡萄佳美(Gamay)在该地区被菲利普公爵(Duke philippe)宣布为非法,为黑皮诺(Pinot Noir)成为该地区的官方国王铺平了道路。随着对土地的热情投入,这些因素导致黑皮诺葡萄酒与质量和稀缺联系在一起。

当教皇乌尔班五世(Pope Urban V)在中世纪拒绝返回罗马时,风土概念真正获得了支持(并赋予了勃艮第优越的情结)。

今天,黑皮诺有40多种变种,它们尝起来都不一样——而且不总是好的。这种变化激发了酿酒师和饮酒者的,以创造出黑比诺的巅峰。从带有泥土香味的单宁坚固的瓶装酒,到成熟的覆盆子果酒,黑皮诺似乎适合每一种口味和几乎每一餐。

与梅洛(Merlot)不同,黑比诺(Pinot Noir)是一种经典的李子味和乏味的葡萄酒,它的颜色从深紫色到柔和的深红色不等,一点也不乏味或难以预测,这促使许多葡萄酒商在过去几十年里放弃了梅洛(Merlot),转而选择了它难以驾驭的表亲。虽然黑皮诺通常不会像纳帕赤霞珠(Napa Cabernets)或一级波尔多(First Growth Bordeaux)那样让人味蕾着迷,但它能激发葡萄酒新手和品酒爱好者的诗意,使其成为世界各地葡萄酒商店和餐馆的常客。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