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大利亚网报道,Woolworths葡萄酒顾问、澳大利亚最大葡萄酒拍卖行兰顿联合创始人安德鲁·凯拉德(Andrew Caillard)试图淡化市场对向中国出口高端葡萄酒未来前景的担忧,坚称中国仍然具有“惊人的潜力”。惊人的市场潜力”。

中国三四线城市机遇巨大

《澳大利亚人报》27日援引《葡萄酒大师》的报道称,在中国政府严厉打击腐败之前,澳大利亚高端葡萄酒品牌不允许来自波尔多的葡萄酒“大幅加价”。 不久前刚从中国回来的凯勒表示,“中国一二线城市的优质葡萄酒市场已经相对饱和”,因此澳大利亚各大酿酒商的机会就在于“中国的三四线城市”。一线城市”。

凯勒表示:“面对未来市场的挑战,我相信澳大利亚酿酒师处于极其有利的地位,而中国葡萄酒市场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和机遇。中国是全球公认的优质葡萄酒市场,但存在没有大规模的分销渠道,这对于澳大利亚的小型精品酒庄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凯勒指出,中国政府的反腐败措施针对的是公务员,而不是“亿万富翁”,“在中国你仍然可以喝到优质葡萄酒”。

尽管中国现已成为澳大利亚继美国和英国之后的第三大出口市场,但中国政府的反腐败运动给澳大利亚制造商带来了灾难性的影响,尤其是在高端商品领域。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反腐败运动导致去年澳大利亚对华葡萄酒出口下降13%,澳大利亚对华出口总额下降8%。

然而,澳元贬值使澳大利亚出口更具竞争力。 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也将受益于澳中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 未来四年,澳大利亚对华葡萄酒出口14%至20%的关税将被取消。

澳大利亚与中国葡萄酒企业积极合作

去年12月,拥有Dan Murphy’s、BWS和Cellarmasters的Woolworths Liquor Group收购了中国大型酒类经销商Summergate Fine Wines and Spirits。 共代表80个全球品牌,年销售额约4000万美元,拥有13个办事处、11个配送中心,员工超过400人。

该公司是中国第三大葡萄酒进口商,还拥有小型高档葡萄酒零售品牌葡道,在上海和北京设有门店。

凯勒表示,由于中国市场对优质葡萄酒的态度发生变化,夏酒等中国葡萄酒经销商陷入了困境。 “但是Summer Wine是一个非常好的分销商,所有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分销经验都适用于中国。”

在凯勒发表上述言论之前,中国国有企业正在逐步减少海外投资,允许更多的民营企业到海外投资,特别是在澳大利亚。

作者 admin